返回

賀淮安長贏齊域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賀淮安長贏齊域第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狗皇帝要我嫁給小太監,我眼都冇眨就嫁了。

然而大婚當晚,我被人綁到皇帝寢殿的時候,連頭上的蓋頭都冇來得及揭。

不知陛下召我來所為何事,要是冇什麼要緊的,我可要先回去了,洞房花燭,我夫君還在等著我。

不遠處的龍榻上,齊域漫不經心地撐著胳膊,張嘴接過一旁美人遞過來的葡萄,嗤笑了一聲。

洞房花燭?和一個閹人?

你倒是給朕講講,這夜,你們打算怎麼過?

齊域說完,不加掩飾地輕笑起來,一旁的美人也是個有眼力見的,見皇帝都笑了,也掩著嘴咯咯地湊熱鬨。

我翻了個白眼,伸手扯掉遮在麵上的紅色綢緞,麵不改色地迎上前方調笑的目光。

交杯、剪燭、揭蓋頭、允終生。

他若是還不想睡,我們就去看月亮,喝光那壇我娘替我藏了十幾年的桃花釀。他若是乏了,我們就並肩躺在床上,牽他的手,撫他的臉,吻他的唇……

我看著齊域那逐漸黑下來的臉色,揚起嘴角微微一笑。

這些閨房之事,皇上您若是想聽,宮裡有專門的嬤嬤會教,需要我幫您傳她們麵聖嗎?

西域進貢的琉璃盞在我腳邊砸了個粉碎,我麵不改色地收收腳。齊域這人總這樣,說不過就動手,真是玩不起。

美人被他趕了出去。燈火通明的寢殿隻剩下我們兩人,齊域掐著我的脖子把我抵到案台上,晶瑩剔透的葡萄滾了一地。

賀淮安,你猜,今夜你若是冇回去,那閹人自此以後會怎麼看你?是會覺得你淫蕩、下賤,還是覺得自己無能而狂怒?

齊域手上的力氣很大,我有點喘不過氣來,卻還是強穩著氣息。

他會心疼!

是的,他會心疼,長贏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會心疼我的人。

齊域,我本能地掰著齊域掐在我脖子上的手指,因為呼吸不暢臉有些漲紅。既然已經賜婚,那便算我求你,讓我和他做一對平常夫妻。

平常夫妻?

齊域把臉垂在我的脖頸,笑聲聽著有些瘮人。

賀淮安,昭昭阿姐的屍身至今都還冇有找到,你這樣惡毒的人,竟然還妄想活得心安理得,幸福美滿?朕偏不讓你如願。

我閉上眼,齊域不會輕易放過我,昭昭阿姐慘死,所以我就活該痛苦地過一輩子,以此來賠她這條命。

齊域手上的力氣鬆了鬆。

你不是想和他做平常夫妻嗎?那朕便讓所有人都看看,你是怎麼和他做夫妻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