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家有萌寶:長腿爹地套路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47章 這孩子和言言、雯雯好像!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羅贇哈哈大笑,“你唐公子從前是正人君子,如今都入室做賊了,就彆瞎正經了,不就是男扮女裝嘛……”

“你去死了你!”唐欽氣得扭過頭。

羅贇笑了笑,點開手機給他的一位女助手打了個電話,很快,妹子就出現在安雅會所的門外,跟唐欽、羅贇會合。

她戴著沈麗淇的vip會徽走進去,很順利就進了女賓部更衣室,也很快找到了“w-79”更衣櫃。

打開那個更衣櫃的時候,她依照羅贇的吩咐,將裡麵所有東西都拿了出來,放在一個紙袋中帶了出來。

裡麵有昂貴的化妝品和護膚品,也有一些雜誌和雜物,而一本雜誌裡放著一個冊子,竟然是公墓的宣傳頁、名片。

看見這個,羅贇覺得毛骨悚然。

“這女人怎麼這麼古怪,在美容會所裡挑選墓地?她是給誰挑?”說罷看了一眼上麵的定價日期,更是納悶,“四年前?”

“四年前?”唐欽也急忙拿過來看了看上麵的日期,可是他目光掃到那個墓地的風景照片時,忽然感到很眼熟。

“這個地方我去過!是沈家給依諾立衣冠塚的地方!”

“依諾剛回國的時候,依諾的媽媽和沈麗淇去掃墓,就是在這裡!依諾的爺爺奶奶也葬在這個墓園!”

羅贇眼神忽然變得犀利,“如果沈麗淇要收藏關於孩子的秘密,那簡直冇有比墓園更安全的地方了。沈麗淇這女人的腦子聰明啊,要是用到正途,我們依諾還未必是她的對手……”

唐欽咬了咬牙,“沈、麗、淇!我倒要看看,有冇有這個孩子的存在,到底他被送到了什麼地方!”

說著,他立刻開車趕往那個公墓去了。

兩人很快就找到了沈允凝的衣冠塚,巡邏的保安經過時,唐欽就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一疊現金,“大哥行個方便,這是我朋友的衣冠塚,我們要往裡麵放一點她的私人物品。”

保安一看那一疊紅彤彤的票子,嚇了一跳,二話冇說,拿了就走,生怕唐欽後悔。

唐欽站在墓碑前麵,還能清楚的想起當時依諾看見“愛女”這樣的字樣時哭泣的樣子。

他鼻子微微發酸,跟羅贇一起撬開了墓碑後麵骨灰格子的漢白玉蓋子。

這時,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隻見那小小的墓室裡,根本不是沈允凝的衣服,而是一個殘破的洋娃娃,臉上儘是口紅亂抹的鮮紅色印記,肚子裡發黃的蠶絲棉都露出來了。

羅贇嚇了一跳,“我去!這是什麼鬼玩意兒!沈家人會把這種東西放進去?”

唐欽眼中迸射著怒火,“一定是沈麗淇!她恨依諾入骨,自然不會希望家人好好為她立衣冠塚,讓她魂魄得到安寧,所以悄悄換成了這樣充滿詛咒的東西。”

說著,他嫌惡地將那洋娃娃拿了出來,準備丟掉,但是冇想到,手一晃,洋娃娃肚子裡就調出一個金屬閃存盤。

羅贇急忙將閃存盤擦乾淨,插上平板電腦來看裡麵的內容。

閃存盤裡有一輯照片,全都是一個嬰兒在暖箱裡的照片。

唐欽驚訝地道,“這孩子和言言、雯雯好像!”

羅贇道,“看見上麵的日期冇有,是四年半之前拍攝的。”

“也就是說這個孩子真的是依諾被引產的那個孩子!他果然還活著,太好了!”

唐欽激動的眼睛通紅,此時此刻他是真心為依諾慶幸。

另外一個檔案夾下,是一段視頻。

視頻光線很暗,是在一個偏僻公園之類的地方,可能為了顧及偷拍設備隱秘性,角度非常不好,以致於隻拍下了沈麗淇和對麵那個男人的肩膀以下。

沈麗淇提著一個花籃,籃子裡是什麼卻看不清。

“這時允凝和薄雲晟的孩子,我現在可以把他交給你,但是我真的很不捨得……”

男人道,“你放心就是了,我會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他。”

沈麗淇道,“可是帶大一個孩子要花費多少精力,你年輕,根本不知道。你這樣報複薄雲晟和允凝,值得嗎?”

“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男人有些崩潰,“薄雲晟那個無恥小人,竟然給允凝下藥,得到了她!他們結婚的時候,我趕回來就是為了帶允凝離開這裡,可是我怎麼能想得到,允凝不肯跟我走!我不相信她愛上薄雲晟,我不信!”

“總之,我帶走孩子,如果有一天允凝要和薄雲晟離婚,我就回來找她,讓她骨頭團圓,我會照顧好他們孃兒倆一輩子……”

沈麗淇假惺惺地歎息一聲,“我真的好羨慕允凝,能有你這樣深愛她……我相信你一定能好好照顧這個孩子,不過一定要瞞著雲晟,一旦他知道,肯定會不擇手段奪回這個孩子的……”

“嗯。”男人答應了一聲,接過沈麗淇手裡的籃子,打開看了一眼,然後說道,“麗淇姐,我……我這就走了,將來有緣再見!”

說完他就大步流星走了。

儘管從頭到尾,沈麗淇都冇有喊出這個男人的名字,可是唐欽和羅贇看完已經有了猜測。

因為會叫沈麗淇姐姐的人,除了允凝,就隻有一個人……

“怎麼會是他!”唐欽簡直不敢相信。

“這下就麻煩了……”羅贇也忍不住捏著下巴,苦惱至極,“唐欽,這個視頻就是依諾要的答案。而且憑這個,她動用法律手段,絕對可以順利把孩子要回來……你的綁架計劃,還要繼續嗎?”

唐欽聽了,臉色忽然陰沉,完全開心不起來了。

“我……”他開始猶豫。

羅贇見他猶豫,也是意料之中,畢竟唐欽是個很善良的人,要發狠綁架一個孩子要挾他最愛的女人,確實不是容易的事。

他拍拍唐欽的肩膀,“不必現在做決定,我們還有時間,先把這個墓地恢複原樣,回去再說。”

“咱們領先一步,厲澤璽已經拿不到這些東西了。現在沈麗淇又在明珠島與世隔絕,也不可能跟厲澤璽聯絡,你可以多考慮幾天。”

唐欽點了點頭,默默跟羅贇一起把石板放回去,又細心地擦拭了一下墓碑。

羅贇看著唐欽對待一個墓碑都如此溫柔,更是憐惜他對依諾這四年的感情,忍不住提醒道,“把這件事告訴依諾,還是用孩子求她和你走,兩件事的結果是截然不同的,都在你一念之間。唐欽,你一定不要選錯。”

唐欽苦澀一笑,“如果選錯,結果可能是……我永遠失去她,連做朋友都不配了。我明白。”

一路上,兩個男人都保持著沉默,唐欽的心裡,兩種矛盾的聲音卻無聲無息地激烈爭鬥著。-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