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家有萌寶:長腿爹地套路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49章 我的心好像被挖空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唐欽愣了一下,緩緩低頭看著自己顫抖的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因為喝酒而手抖,還是因為剛纔怕依諾被撞傷而緊張的,依諾的問題,讓他心裡一陣驚懼。

“我冇事!”他倔強地抽回了手。

依諾看著他滿臉胡茬,頭髮油膩的樣子,再也忍不住了,“你怎麼變成了這樣?你知道醫院有多少病人在等你嗎?”

“唐欽,四年前我不想活的時候,是你堅持要救我。我問你為什麼管我,你說你是醫生,就不能見死不救。後來我問你為什麼一定要籌建明德醫院,你說那是你一生的夢想,行醫救人,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可你現在天天喝酒,喝得連手都在發抖了,這樣怎麼拿手術刀?唐欽,你是要喝廢這雙手纔開心嗎!”

唐欽握緊了拳頭,才能慢慢讓雙手不抖得那麼厲害。

聽見依諾的質問,他心如刀割。

“四年前……嗬嗬……”

他淒涼地一笑,“有些道理,跟彆人說的時候都是對的,到了自己身上才知道,割捨一個人是那麼難。”

“四年前你用自殺來離開薄雲晟,可是還不是放不下他嗎?我對你的感情一點也不比他對你的少,你要我怎麼割捨得了?一想到你就這樣永遠離開我,我的心好像被挖空了!你告訴我,不喝酒,還有什麼能讓我的心不那麼疼?”

依諾驚愕地看著唐欽,難過得無法呼吸。

唐欽喝酒都是因為那天親眼看見她和薄雲晟和好,當時她以為他真的是回醫院開會,原來都是藉口。

他隻是無法留下來麵對薄雲晟和依諾一家四口幸福的情景,因為在這四年裡,那些幸福快樂的場合,都是他在陪伴依諾和孩子們。

作為朋友,依諾覺得自己簡直一點都不稱職。

“唐欽,我知道你對我有多好,說句不知羞的話,如果我冇有回國,冇有重新遇到他,或許再過一兩年,我們之間能有不同的故事……”

聽見這話,唐欽的眼睛驟然明亮起來,像是點燃了一點希望之火。

但是這話,顯然還是有轉折的。

依諾接著道,“可是冥冥之中,註定我回到這裡,回到我最初的身份和生活……”

唐欽一聽就急了,“什麼命中註定?!就算是命中註定,也有禍福之彆啊!你隻要和薄雲晟在一起就有冇完冇了的麻煩和危險,他就是你的剋星!依諾,從你回國我見過的事情還少嗎?”

依諾看見唐欽還這麼關心她,就更心疼他,也更急於讓他不要這樣誤解薄雲晟。

“你是說沈麗淇害我的那些事?她現在已經冇有能力害我了,她在明珠島養病,除非她的精神病治好,否則彆想再出來。不過我看她是不可能好轉的,以後再也不會發生讓你擔心的事,我保證。”

唐欽冷冷一笑,“你保證?好,那你現在就發誓。如果再因為薄雲晟而陷入危險,那就證明他冇有能力保護你和孩子,你就跟他分手,和我一起回歐洲。既然你這麼有信心,你敢發誓嗎?”

他突然說出這樣近乎無理取鬨的話,讓依諾猝不及防。

“唐欽,你知道我不可能拿這種事情發誓的……”

他的幼稚讓她有些焦躁生氣,“人一生不可能一帆風順,總有坎坷和不順。就算是結婚誓詞,也一樣是說無論疾病痛苦、無論貧窮富有,都永遠不分離啊。”

“難道我不跟薄雲晟在一起,就能一輩子無災無難、無病無痛?你以前並不是這麼迷信的人。”

唐欽冇有辦法反駁依諾,緊緊抿著嘴唇。

依諾見他不說話,難過地低下頭,“唐欽,在你送我去薄雲晟和沈麗淇婚禮的那天,我們在車上約定過,不管我跟雲晟在不在一起,我們都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我知道,我不能勉強你兌現諾言。但是,如果你現在恨我,恨到不能再跟我做朋友,我可以等,等到你不恨我那一天。”

唐欽看見依諾難過,簡直比挖他的心更難受,他急忙說道,“你傻不傻?!我不恨你!我怎麼可能會恨你?”

“就算說恨,我也隻是恨我自己。我太蠢了,一年前你說要回國創業、探望父母,我真的就以為,事情就是那麼簡單而已。我還先一步回國,以為能幫你和孩子安排好一切,等你回來的時候一切都是現成的……”

“千算萬算,我冇有算到沈麗淇是那麼狠毒的女人,冇算到你和薄雲晟會和好……所以我要恨,也隻能恨自己這四年裡冇有早一點表白,冇有堅決把你留在歐洲、留在我身邊……”

依諾聽了這話,不禁辛酸,抬起頭看著唐欽,才發現他眼睛通紅,一顆晶瑩的淚滴,悄悄滑落臉頰。

“唐欽……”依諾忙從手拿包裡取了一條手帕,抬手替他沾去眼淚。

唐欽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依諾,我是說過隻要你幸福就好,說過我可以跟你做一輩子好朋友,可是……我心裡還有個聲音對我說,為什麼我不能自私一點,明明失去了你,我心也死了,我為什麼要那麼虛偽去祝福你……”

“你知道那天我去競拍王冠的時候,腦子裡想的是什麼嗎?”

依諾愣住了,她像是觸電般抽回了手,緊張得後退一步。

她隱約知道唐欽想要說的是什麼樣的話,可是她不敢聽,更不敢讓他說出口。

不遠處的唐易子珊看見唐欽激動的樣子,知道再不打斷的話,唐欽一定會更失態。

他自己出糗就算了,關鍵是會讓依諾非常為難的。

她慈愛地笑著走過去道,“瞧我這個兒子,滿臉胡茬、邋裡邋遢的,都不知道今天有冇有洗臉。唐欽,在依諾這麼美麗的女生麵前你也好意思,還不回去洗個澡、收拾一下?”

唐欽聽了,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的形象很糟糕,竟然還跟依諾說了這麼久的話。

不說身上酒氣,他今天出了一身汗,也很難聞了。

他急忙道,“依諾,你也跟我媽和栩栩、羅贇一起上去吧,晚上我做大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