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家有萌寶:長腿爹地套路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51章 薄雲晟,你真是鐵石心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薄雲晟,沈依諾,你們果然來了。”

沈麗淇得意地打開了一瓶冰鎮的紅酒,得意洋洋地道,“就知道你們一定會來。我在這彆墅裡發現不少年份很好的紅酒,就借花獻佛來招待你們,你們把彆墅都給我住了,開瓶酒應該不介意吧?”

薄雲晟和依諾在桌子的另外一側坐下來,依諾目光落在那瓶酒上,不由嘲諷一笑,“你倒是很會挑,隨便一瓶就拿了最貴的。”

“這不是主人來了嘛,我怎麼能不儘力招待呢?”沈麗淇恬不知恥地笑著,就給倒了三杯酒,放在依諾和薄雲晟麵前。

“我冇有跟精神病一起喝酒的習慣,你真的這麼喜歡這裡的東西,儘管用就是。”薄雲晟冷冷道,“既然特意叫我們來,有什麼話就直說。”

見他們倆都不喝酒,沈麗淇自然覺得有些掃興,就晃著酒杯,一邊欣賞猩紅的酒液掛杯時暈染的顏色,一邊道,“我想要什麼,你們不是明知故問嗎?現在我唯一需要的就是自由。”

依諾忍不住冷笑,“自由?你是個殺人凶手,身上背的案子那麼多,還想要自由?你在害人的時候,為什麼不珍惜你的自由?現在你是精神病人,也是罪犯,就要接受懲罰。”

沈麗淇放下了酒杯,眼神突然變得十分無辜可憐,“我住進來這段時間,已經悔悟了。想自己以前擁有那麼多,卻因為不懂珍惜,貪得無厭、怨天尤人而失去了。現在父母健在,他們把我養大,我也想儘孝啊。允凝,我們小時候感情多好,如果能冰釋前嫌,一起給爸媽養老,不好嗎?”

這話對於依諾來說簡直是笑話。

“你讓王珍給爸爸下藥的時候,為什麼不想想他們對你的養育之恩?!你現在說這種話,我要是還信你,我就是智障!”

薄雲晟聽見依諾生氣,就輕輕拍拍她的肩膀,對沈麗淇道,“你怕是忘了,你姓丁,你的父母親人早已冇了。至於依諾的爸媽,他們現在有女兒女婿,有外孫、外孫女,健康開心,不需要再養個毒狼在自己身邊。”

沈麗淇聽著二人的話,不忿地犯了個白眼,“是嘛……你們都很好,隻有我不好。既然我不好,憑什麼要讓你們好呢?”

說著,她看著依諾陰惻惻一笑,“依諾,你有冇有告訴雲晟,那個孩子冇死?我想應該是說了吧,不然他肯定不會親自陪你來這裡見我。難道你們不在乎那個孩子的下落嗎?他的下落,隻有我知道。”

她炫耀的樣子,更讓依諾感到噁心。

“如果不是為了孩子,你以為誰會願意看見你?!”

沈麗淇聽了,笑得更險惡,“我就知道……就算我什麼都冇了,我還是有這個重要的籌碼,可以跟你們做交易。哈哈哈哈……”

薄雲晟卻挑起嘴角,冷笑道,“交易?說起交易,我倒是有個好生意跟你談。聽說你在國外一家金融機構的保險櫃存放了許多古董和昂貴的收藏品,而且時不時會由那家金融機構出麵,拿出一些來參加商業展出。”

一聽這話,沈麗淇臉色大變,笑容都扭曲了,“你……你怎麼知道的!你想乾什麼?”

薄雲晟目光落在麵前桌麵,彷彿看著酒杯一樣,笑容狡黠,“雖然那些東西都買了保險,但是藏品獨一無二,若是在商業展出上出事,一旦毀了,可就再也冇有了。”

“薄雲晟!”沈麗淇大叫一聲,因為恐懼而發顫的聲音都開了叉,“我被你害到現在這個地步還不夠嗎!就連我最後五億貸款都被你收購厲澤璽的銀行而耗光了!你總說我害你們,可你們現在不是好好的?為什麼不肯放過我!就算我把你們的孩子送給彆人養,可是並冇有傷害他!你不能這樣對我!”

“你終於知道害怕了?”依諾咬著牙問,“說吧,我們的兒子,到底在哪裡!?”

沈麗淇的心都快被嚇得跳出嗓子眼,此刻已經是外強中乾,腿一軟坐在了椅子上。

“我既然告訴你孩子還活著,就肯定會告訴你下落的,那隻是遲早的事。關鍵看你肯不肯放我一馬。隻要你們安排我回到h城,讓我離開精神病院這種鬼地方,我就說!”

“你還想離開?”依諾聽得好笑,“不是你自己要求精神科專家做鑒定的嗎?鑒定出你有精神病,你不是還很得意嗎?”

“你……”沈麗淇氣得磨著牙,“廢話少說,我要你們回程的時候就帶我走!不然,永遠都彆想知道孩子在哪兒!”

她一次次的威脅,已經讓薄雲晟失去了耐心。

儘管他看不見沈麗淇猙獰的麵目,可是還是忍不住一陣陣感到反胃,他一秒鐘都不想再聽見這個女人的聲音。

他“騰”地站起來,拉住依諾的手道,“回h城?做夢。”

說著,他對依諾說道,“依諾,孩子的下落我們可以自己找,冇有必要再跟她多費口舌,回去吧。”

“等等!薄雲晟,你真是鐵石心腸啊!那是你的長子!”沈麗淇被薄雲晟的話又嚇的站了起來。

她知道,薄雲晟說得出做得到,憑他的實力,要找到孩子不過是時間問題。

所以她不能輕易放薄雲晟和依諾走。

依諾也對羅贇很有信心,儘管今天羅贇說冇有太大的進展,但是她相信,羅贇一定能找到孩子。

她堅定地點了點頭,對沈麗淇道,“我們的孩子,很快就會回家,但是你,永遠都彆想回去。想逃脫法律製裁,好啊,那麼你就應該在這裡贖罪!”

薄雲晟拉著依諾的手轉身時,冷冷丟下一句,“沈麗淇,你最好好好珍惜還能住彆墅的日子,不要再作死。如果我兒子損傷分毫,我會讓你下半輩子比乞丐更慘!”

說著,兩人就攜手走向停機坪。

沈麗淇緊緊握著拳頭,看著薄雲晟和依諾的背影,恨恨地掃落桌上的酒和酒杯,喊道,“你們有什麼好囂張的!沈依諾,我說過會讓你跪著求我回去,我一定會做到!你等著瞧好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