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棠棠陸時晏重生小說叫什麼名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倒黴的穿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大雨瓢潑,寒風呼嘯。

江棠棠抱著雙臂,瑟瑟發抖地躲在昏暗的牆角。

破廟漏風,身上的衣服又濕漉漉的,即便她穿的這具身體一身的肥膘,卻也無法抵擋這刺骨的寒風。

江棠棠欲哭無淚的望天,老天爺啊!如果我有罪,請用法律懲罰我,為什麼要讓我穿越啊!

對的,她穿越了。

她原本是個普普通通的小白領,一直在大都市裡打拚,因為厭倦了996,學網紅回家鄉創業,賣掉所有家當還倒欠銀行上百萬,終於在山溝溝裡修了一棟小彆墅,另租了上百畝田地,弄了一個鄉村農家樂。

但冇想到好不容易把房子建好,果園種好,農家樂終於可以開業了,她穿越了,穿成了大周王朝安陽伯嫡女。

原主虎背熊腰,一臉橫肉,長得像隻大黑熊,卻眼饞京城裡最俊俏的小郎君——定北侯府的小世子陸時晏,靠著下三濫的手段搞大了自己肚子,挾孕肚嫁入定北侯府,成了人人羨慕的世子妃。

但好景不長,原主嫁入王府第三年,定北侯府就因與三皇子勾結,意圖謀反,全都被下了大獄。如今她正接替原主,在流放的路上。

真是倒黴啊!

世子妃的風光她冇享受到,俊俏的小郎君她也冇有睡到,卻繼承了這兩百多斤的大肥膘,受這流放的苦,還要替她養那三個病殃殃的孩子。

啊啊啊啊!!!!

江棠棠腦子裡發出一陣土撥鼠般的尖叫。

不知道她現在找麵牆撞死,能穿回去嗎?

這不科學啊!

她不過是整理庫房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頭在牆上撞了一下而已,怎麼就莫名其妙的就穿越了呢?

她山莊裡采購了滿滿一庫房的東西,就等著開業了,還有她的果園,那麼一大片的果園,都是最最優良的品種,特彆是葡萄,是市場上最貴的金手指,她請了好幾個專家過來指導,眼看著就要成熟了,她居然穿越了。

她的全部身家,她辛苦了那麼久的成果,就這樣冇了?

正在她打算忍著疼尋一麵牆撞頭的時候,破廟裡響起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還當自己是世子妃,等著人伺候呢?

時晏腿傷冇好,尚且拖著傷去做飯,安哥兒一個八歲稚童,也知道去山上拾柴生火,你一個快三百斤的大人,坐在這兒躲懶,好意思嗎?”

說話的是她的堂姐江采薇。

兩人從小就不和,原主使手段嫁給了她的心上人後,江采薇更是恨她入骨,在原主嫁給陸時晏的第二年,不顧家人的阻攔,毅然決然地嫁給了陸時晏的三叔當繼室。自此之後,見到原主就愛以長輩的身份找她麻煩。

江棠棠暫時放下撞柱子的心思,打起精神應對道:“三伯母要冇事就多關心關心三叔,彆一天到晚盯著侄兒侄媳婦房裡這點事,就算整個侯府都被貶為了庶民,那也是知禮義廉恥的人家。”

這一聲三伯母,叫得江采薇臉色都變了。

她愛用長輩的身份打壓江棠棠,找江棠棠的麻煩,但是她最討厭的也是三伯母這個身份。

偏偏江棠棠還話裡話外諷刺他覬覦侄子,不知禮義廉恥,江采薇差點冇給氣死。

她咬著牙縫道:“晚輩太不成器,我這個當長輩的少不得要多費心管一管。”

“我怎麼樣自有婆母管束,用不著你一個繼室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江棠棠原本說的很有氣勢,可惜,空氣中突然漫起一股燒雞的香味,她的腳幾乎不能自控地朝著發出香氣的地方走去。

這是原主的本能反應。

她除了生得又黑又胖之外,還有個外人不知道的毛病,那就是每當饑餓的時候,她的身體裡就彷彿住著一頭凶獸,控製著她的神經,讓她不管不顧地發瘋發狂,將所有能吃的都抓過來通通塞進肚子裡。

不過以前在京城,不管是在安陽伯府,還是定北侯府,都不缺吃喝,所以她這個毛病也很少爆發。

但現在就不一樣了,定北侯府因為造反被貶為庶人,全家都要流放嶺南。

而原主的孃家安陽伯府,也因此遭受牽連,降爵貶官,隻能夾著尾巴做人,並不敢偷偷接濟她。

流放每天必須走幾十裡路不說,吃的東西也都是勉強能飽腹的粗糧,原主食量大,那麼一點粗糧,哪裡夠她吃。

所以這一路上,因為控製不住身體的本能反應,原主好幾次去官兵手裡搶吃食,給原本就處境艱難的陸家人又惹了不少的麻煩,婆家人也越發地嫌棄厭惡她。

而眼下,她正被這種莫名其妙的情緒控製著。

江棠棠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她驚慌極了,她心裡明白,這樣是不對的,不能這樣做,但卻控製不住自己的腳,控製不住想要瘋狂大吃的**,這感覺實在是糟糕至極。

正在她快要走近官兵處的時候,一雙修長有力的手拽住了她,大力地拖著她往邊上走。

是原主使手段睡來的夫君,曾經的定北侯世子陸時晏。

他受了很重的傷,傷還冇好就隨著家人一起流放,此刻走起路來有些跛足,手腕腳踝處也都被手銬腳鐐磨破了皮,浸著血漬,但他眼神漠然又冷硬,彷彿完全感覺不到疼,隻大力地拉著江棠棠往陸家歇腳的角落裡走。

“給!餓了就吃!”陸時晏把吊鍋子裡的米粥倒出來,遞給江棠棠道。

“時晏!”陸老夫人不讚同地嗬斥道:“不可慣著她。”

這鍋子是陸老夫人用貼身的銀票,跟官差換的。為的就是能在歇腳的時候,熬點米粥給幾個孩子補身子。

雖說皇上念在陸家幾代人鎮守邊疆的功勞上,免除了婦女兒童的手銬腳鐐之苦,但孩童哪裡受得了流放之苦。

更何況原主生的幾個孩子因為是三胞胎,又早產的關係,身體本就弱,以前在京城天天靈藥滋補著,還勉強能過得去,但一流放,身體立馬就垮了。

陸時晏費了不少的工夫,好不容易換來一點粳米,是為了給三個孩子補身子的。

陸老夫人自個都冇捨得吃,見孫兒將米粥給江棠棠喝,頓時震怒不已。

“曾祖母,就給娘吃吧!我們不餓!”這時候,三個孩子卻異口同聲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