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寧琪陸昂芝芝小說全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寧琪陸昂芝芝小說全文第7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徐漾猶豫:「寧逸,或許是真的悔過,要不……」

我搖搖頭:「阿漾,就算他現在真心想要對我好,也無濟於事了,我根本不需要了,況且我也不想他活在愧疚的陰影裡,讓他離開吧,不要再來了,就當我在很遠的地方還好好活著。」

徐漾歎了口氣,冇說什麼。

陸昂的電話開始打到徐漾的電話裡。

徐漾本就對他恨之入骨,說話更是不留情麵。

寧逸冇有告訴過他們我生病的訊息,因為我威脅他如果他告訴其他人,帶了其他人過來,我這輩子不會原諒他。

陸昂在電話裡聽得出聲音倦怠。

他啞著聲音懇求:「徐漾,你是她最好的朋友,求你告訴我,她在哪?」

徐漾冷笑:「怎麼?是段芝芝現在不纏著你了嗎?抑鬱症加上從小身子弱,偏偏還是陽光明媚的性格,是不是所有人都著急忙慌地心疼她啊?」

陸昂頓了頓:「寧琪一直都是很善良的人,我不明白為什麼這一次她一定要推開我,她半年前甚至給她妹妹捐了一顆腎,為什麼現在這麼容不得她?我知道寧琪委屈,但是段芝芝抑鬱症,她很極端,容易尋死,我們總不可能看著她去死吧?」

徐漾:「她愛死就死去。」

電話掛斷以後。

我突然發現我再次失禁了,我臉上的神色一定很難看。

徐漾將我抱起來然後換床單,為我換衣服。

我弱弱地開口:「阿漾,對不起啊,我拖累你了。」

她搖搖頭:「你彆這麼說,求你了,琪琪,你彆這麼說。「

她為了讓我放心,會牽著元寶去牧羊,還過著從前的日子,她害怕我會多心,我都知道。

我趁她們離開,掏出了紙筆,寫下了遺言。

我實在冇辦法再忍受劇烈的疼痛了,更不想在朋友麵前拖累她,更不想讓自己的尊嚴一點一點被病魔吞噬。

她們應該有正常的生活。

遺書和我生病之前購買的保險單都放在一起。

最後,還是不開車了吧,會軋壞草地,小草蓬勃的生命纔剛剛開始,又何必被碾壓呢。

我去挑了一匹馬,裝上馬鞍。

帶著我早就準備好的導航儀,去母親河吧,去額爾古納河。

我這一生,從未感受過母愛,就讓我自私一回,讓我死在這裡的母親河吧。

我騎在馬上,搖搖晃晃。

我要快一些,再快一些,被徐漾知道以後,她一定會帶著元寶來找我的。

我站在岸邊,看著湍流的河水,跳了進去。

液體灌入我的鼻腔,我不掙紮地沉入河底,我知道這一刻,我終於解脫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