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寧琪陸昂芝芝小說全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寧琪陸昂芝芝小說全文第8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徐漾回到蒙古包的時候,才發現寧琪不見蹤影。

整齊的床鋪和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地麵,讓她有些慌亂。

她的眼神這纔看到枕頭上放著的一摞紙。

是她的遺書,還有她之前說過的保險單。

元寶似乎覺察到了什麼,也開始慌亂。

遺書上寫道:「對不起啊,阿漾,我實在忍受不了疼痛了,我這一生從未感受過母愛,就讓我在母親河了結我自己吧。」

徐漾開著車帶著元寶,繞行了一條公路,纔到了岸邊。

一群牧民緊緊圍著一小塊地方,徐漾的心此刻已經沉在骨子裡。

她撥開人群,看到的是麵色蒼白的寧琪。

草原上的警察調查了一番,看到寧琪的遺書,冇再多說什麼。

徐漾已經呆了。

元寶繞著寧琪的遺體,著急地打轉。

她突然想起寧琪剛來的時候:「把我的骨灰揚在這片草地吧,來年的草原一定會更綠。」

徐漾在牧民的幫助下,為寧琪舉行了小型的葬禮。

火光漫天的時候,元寶瘋了一樣地想往火堆裡跑,徐漾抱著元寶淚如雨下,這些天她的神經再次崩潰:「寧琪!你混蛋。」

寧逸帶著寧琪愛吃的零食出現的時候,他看到不遠處的紅光和一群牧民還有喇嘛。

他湊上前。

看到徐漾抱著元寶痛哭流涕的時候,他仍然在勸自己,火光中的人一定不是他的妹妹。

他蹲在地上,看著徐漾:「那是誰?」

徐漾憎恨地看著寧逸:「那是誰?那是你一母同胞的親妹妹,寧逸,你現在來贖罪不覺得太晚了嗎?」

寧逸愣了愣:「怎麼會……不會的,她怎麼可能是我的妹妹?」

寧逸瘋了一樣地想要衝進火海裡,卻被一旁的牧民攔下。

火光灼燒屍體會發出響聲,那是皮肉和骨頭斷裂的聲音,徐漾的心如同被一萬顆針紮了進去。

等火熄滅,元寶也趴在草地上流淚,她摸了摸元寶的頭,走上前去,將寧琪的骨灰放進盒子裡。

寧逸在一旁:「把她還給我好嗎?我帶她回家。」

徐漾置若罔聞,她自顧自地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將寧琪的骨灰收攏好,然後看著寧逸:「寧逸,你不配。」

找了一個天氣不錯的時候,日光晴朗,羊群優哉悠哉地吃著草,徐漾將寧琪的一小撮骨灰放進了很小很小的琉璃小瓶,做成了項鍊,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撫摸著小瓶子:「琪琪,我們以後不會分開了。」

她開車來到之前帶寧琪來過的地方,她將寧琪的骨灰小心翼翼地揚在了草原上。

寧逸一直跟著她。

直到看見風將寧琪的骨灰吹得漫天都是的時候,他崩潰了,他跪在徐漾麵前:「徐漾,求你讓我帶她回家。」

徐漾突然冷笑:「寧逸,她哪裡還有家啊?她的家不是你們親手一點一點毀掉的嗎?段芝芝纔是你的妹妹,寧琪她根本不想和你扯上一丁點關係。」

寧逸坐在地上。

徐漾說:「琪琪說過,她希望被撒在這片草原,來年的草地一定會更綠。」

寧逸瘋了一樣地搶了一捧骨灰,然後逃走。

徐漾愣了愣,自言自語道:「寧琪,她們都會有報應的,來世,不要再和他們做家人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