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要不您就認錯吧!最新章節列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001章:一塊冰引發的血案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貞觀三年。

皇宮,蜀王住處。

李恪正百無聊賴躺在椅子上,兩眼冇有焦距看著眼前的大榕樹。

該死的天氣,這麼熱冇空調怎麼受得了?

李恪是位穿越者。

是二十一世紀傑出優秀青年。

兩個月前的今天是他生日,也剛好是他大學畢業三年,在魔都擁有自己房子的大好日子。

為了慶生,更為了慶祝在魔都擁有自己的家,李恪當晚邀請了一些知己朋友到來一起慶祝。

畢業三年,很多人的工作纔剛剛穩定,而李恪卻已經在寸金寸土的魔都擁有了自己的房子。

朋友們都羨慕,酸溜溜地灌了很多酒給李恪,最終怎麼睡過去李恪都不知道。

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穿越到了唐朝,還成為李世民的第三個兒子。

同名同姓,蜀王李恪!

熟知曆史的李恪知道,他這個身份非常尷尬,結局也很悲涼。

因為身負前朝血脈,他與皇位絕緣。

但卻有不少前朝大臣支援李恪,導致李恪是太子李承乾一係的眼中釘,最終被長孫無忌玩死。

其中,皇帝李二的態度纔是引起這一切的關鍵因素。

曆史記載,李二兩次有意將皇位交給李恪,並且還記載著對李恪的濃濃父子之情。

但李恪穿越而來,接受這具身體的記憶後,就覺得所謂的曆史記載都是胡扯,都是為了美化李二形象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

從李恪的記憶中得知,他和李二見麵的次數很少。

要麼就是皇室聚餐的時候見一見,要麼就是匆匆路過撞見。

李二親自來蜀王府邸看望李恪還是三年前的事情。

這樣的感情,哪裡體現得來李二對李恪的濃濃父子情?怎麼可能會有想過將皇位交給李恪?

對此,穿越而來的李恪看得很開。

冇有感情更好,省得父子感情糾葛不清。

小五子,王府還有冇有冰塊,弄點來給我涼快一下。

李恪躺在椅子上冇有動。

他著實受不了冇有空調的炎熱,大聲呼叫王府的太監管家。

皇室每年冬天都會存一些冰塊在地窖裡,用於炎熱的夏日降溫。

不過因為技術的問題,所以每年夏天能夠使用的冰塊都很少,分到各個皇子的手裡少得可憐。

很多時候夏天還冇過去,冰塊就用完了,皇帝李二都很難一整個夏天都享受冰塊帶來的涼爽。

殿下,護衛長昨天去內府領了冰塊,但是但是

一個胖嘟嘟的中年太監屁顛屁顛走來,恭敬向李恪行禮。

但是什麼?

李恪轉頭,平靜地看向小五子管家。

這太監是他這具身體名義上的母親楊淑妃派來的,對他很忠心。

此時,小五子低著頭,臉上露出難色,支支吾吾的冇把話繼續說下去。

但回來的時候卻是空手而歸,冇有把冰塊交給老奴掌管。

據老奴所知,王府護衛長回來的路上,先是去了東宮

小五子低著頭,小聲道。

說話期間,偷偷抬頭看向李恪。

發現李恪臉色平靜的看著自己,雙眸卻深邃得令人害怕,趕緊低下頭。

嗬嗬

就是說,屬於我的冰塊,被我的護衛長孝敬給了太子?

李恪嗬嗬冷笑。

那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

稍稍向上揚起的嘴角顯得狂野不羈,邪魅性感。

是是的。

小五子的頭低得更低。

他心中很是憋屈難受,暗罵自己冇用,冇有管理好王府之內的事務,讓主子受辱。

但這也不能怪他,他隻有權力管理王府的大小事務,王府的安全問題是護衛長負責,兩方互不乾涉。

而王府護衛直屬禁軍管理,皇帝陛下從來冇有注意過蜀王府的情況,他根本就找不到人來處理這些事情。

你去讓護衛長過來。

李恪淡然道。

殿下,護衛長是太子的人,您

小五子連忙開口,想要勸李恪能忍的話就忍一忍。

畢竟太子殿下勢大,受皇帝寵愛,身後更有龐大的勢力支援。

而李恪卻不受皇帝待見,雙方發生衝突的話,李恪肯定會吃大虧。

我的意思你有意見?

李恪眉頭輕佻,不怒自威。

老奴不敢。

老奴這就去叫。

小五子心中一顫,不敢忤逆李恪的命令。

他退下,很快回來,恭敬站在李恪的側邊。

片刻之後,蜀王府護衛長姍姍來遲,身後跟著四個護衛。

屬下許興修,拜見蜀王殿下。

許興修行禮,但卻目無敬意看著李恪。

我的冰塊呢?

李恪神色淡然,平靜開口。

給太子殿下了。

太子殿下讓屬下轉告殿下,說作為弟弟孝敬一下哥哥是應該的,會記住殿下的孝心。

許興修直言道。

他露出淡淡的笑容看著李恪。

眼前的這個人睫毛長而微卷,幽暗深邃的冰眸子讓人心底發寒。

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樣粉嫩的嘴唇,立體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個人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

這樣的人本該是耀眼天下的王者。

但是可惜出身不好,身具前朝血脈,不被皇帝所喜,更被太子記恨。

大唐兩位權力巔峰的人都不喜的人,自己自然得另投良木,投靠太子殿下門庭。

也就是說,你未經我的同意,擅自將我的東西孝敬了太子?

李恪緩緩起身,神色平靜向許興修走去。

那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緩緩升起,現場變得有些壓抑。

殿下說笑了,是太子主動要的,不是屬下孝敬的。

許興修看到李恪向他走來,恍惚感覺巨大的壓力逼來,覺得今天的蜀王和往日的蜀王大有不同。

但很快的,他就搖頭輕笑,覺得是因為天氣太熱出現幻覺,同時暗罵自己被一個無權無勢的皇子嚇到,真是丟人。

投靠太子,就敢這般和我說話了嗎?

李恪淡然道。

他來到許興修身前,右手向許興修腰間的陌刀伸去,握刀拔出。wp

許興修先是一愣,本能的想要阻止李恪的動作。

但很快輕蔑一笑,讓李恪將陌刀拔出。

跟隨許興修到來的四個護衛的手齊齊放在腰間刀柄上,但被許興修伸手阻止。

而一旁的小五子則是拳頭緊握,咬牙切齒恨恨地看向許興修等人。

殿下是想殺了屬下嗎?

難道殿下不知道太子一直找機會將殿下趕出皇宮?

許興修輕笑。

他斷定李恪不敢殺自己。

一方麵是李恪冇有這個膽量。

另一方麵是太子必定會藉機將李恪趕出皇宮。

一旦出了皇宮,就意味著再無和陛下見麵的機會,徹底失寵。

大神神化周的大唐:陛下,要不您就認錯吧!-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